搜索信息

搜索

搜索
青州

城市門戶 ☉ 青州新聞 ☉ 社會熱點 ☉ “20年後攔路打老師”案宣判:打人者獲刑1年半 當庭表示上訴

“20年後攔路打老師”案宣判:打人者獲刑1年半 當庭表示上訴

2019-07-10 16:13    來源:新京報    作者:未知    閱讀:70次    我要評論

分享到:更多分享
導讀:備受社會關注的“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”一案,今日(7月10日)上午,在河南省栾川縣人民法院宣判,經法院審理認定,被告人常太(化名)尋釁滋事罪獲刑一年六個月,當庭表示上訴。

  新京報訊(記者 李一凡 雷燕超 王清以)備受社會關注的“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”一案,今日(7月10日)上午,在河南省栾川縣人民法院宣判,經法院審理認定,被告人常太(化名)尋釁滋事罪獲刑一年六個月,當庭表示上訴。


  延伸閱讀中國新聞周刊報道:


  20年後攔路打老師案:被打教師未出庭,動手學生憶過去泣不成聲


  攔下那輛摩托車之前,常某把手機給了同行的朋友小潘,“給我拍著點。”開摩托車的是常某的初中班主任張某,他還沒來得及回憶面前這位壯年男子是誰,就被常某打了一個耳光。


  “還記不記得我?記不記得!以前咋削我的知不知道!”常某一邊說,一邊推搡、掌掴張某。


  網絡流傳的1分多鍾的視頻中,常某一直情緒激動,斷斷續續地對張某實施毆打。張某似乎也認出了這個曾經的學生,他連說了幾個“對不起”,並向常某解釋多年前體罰他的原因:“當年年輕氣盛。”


  後來,在路人勸說下,常某停手,雙方各自離開。張某受了點傷,但他並沒有告訴家人自己遭到了學生毆打,因爲“覺得丟人”。


  沒想到,這件讓張某不願提及的事情,在5個月之後用幾乎刷屏的形式曝光在公衆面前。


  據常某朋友和家人的講述,2018年7月,常某在打完老師後,將小潘爲他拍下的視頻,第一時間發給了初中的女同學,常某認爲她也曾經是張某“棍棒教育”的受害者。


  起初,該視頻僅僅在常某的初中同學圈內小範圍傳播,常某叮囑過大家:“不要傳出去。”幾個關系要好的同學還開玩笑:“你幫我們都報仇了。”


  2018年12月,事情的發展讓常某始料未及,常某打老師的視頻開始在網絡上瘋狂傳播。


  據上遊新聞報道,栾川縣官方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27日,該視頻的微博受衆人數達6.8億多人次。


  張某任職的學校,于2018年12月16日向栾川警方遞交了一份控告書:常某毆打謾罵老師,並且不以爲忤,還蓄意進行錄像和網上傳播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我們不希望因爲此事處理的不當,讓廣大教師的心一冷再冷……


  學校遞交控告書的當日,張某向派出所報案。他對媒體說,現在這個事情已經由不得他了。


  2018年12月20日,常某在工作地杭州被警方帶走。


  恩怨


  事件發酵的直接導火索,是小潘幫常某拍下的視頻。但更深層的原因,恐怕還要追溯到20年前。


  那時常某正在念初中二年級,教英語的張某是班主任。


  常某的一個初中同學告訴記者,盡管她對張某印象不深,但張某對常某做的一件事情卻讓她至今記憶猶新。張某曾將一個木牌插在張某的脖子後面,“像對待勞改犯一樣侮辱他。”


  這件事也被常某的家人反複提起。“頭還被按到講台下,老師踹他十幾次。”常某父親稱,原本不知道兒子曾遭遇這樣的傷害,常某出事後,才聽他的同學多次提到。“常某每次跟同學、朋友說到這,都要哭一頓。”


  常某妻子接受新京報采訪時則表示,常某至今還會夢見被老師毆打的場景,多次從噩夢中驚醒。



圖/微信公衆號“栾川法院”

  第一時間看到視頻的常某初中同學小冰對媒體表示,當時自己“一下子就哭了”。她回憶被老師張某體罰的場景:“跟同學說句話就被扇兩個耳光,不是身體上的疼,是傷你自尊。”


  另一個初中同學則認爲,這個視頻傳播率高,是因爲他做了一件很多人想做但沒敢做的事。“那個年代沒有體罰這樣的字眼,老師做什麽都是爲你好。”


  和學校所認爲的當街毆打老師“讓廣大教師寒心”有所不同,關于常某“20年後打老師”的報道,在社交媒體中引發熱議。更有網友回憶少年時代被老師言語侮辱、體罰,至今留下心理陰影的事。


  什麽樣的怨恨,能夠持續20年?中國政法大學犯罪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馬皚表示,假設老師當年真的有嚴重的體罰行爲,對處于青春期的常某而言,當著同學的面丟臉,會給青少年心理發展帶來很大的負面沖擊。


  “這種創傷,可能在一生中持續、反複地出現,嚴重的可能還會發展成爲創傷症候群。”馬皚告訴中國新聞周刊。


  馬皚認爲,常某出現暴力行爲的動機就是報複,目的是宣泄自己當年的情緒。“所以不光打了,還拍了視頻,並且傳播了,這樣才能又報複,又讓老師了解自己當年的感受。”


  “另一方面,張某本身不打算追究,但是因爲視頻傳播之後造成了很大的影響,沒辦法面對,所以才提告。這個其實心理機制是一樣的,後面不接受和解也是如此。”


 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心理學教研室的教師沙晶瑩則認爲,根據社會學習理論,常某很有可能是通過觀察老師的體罰行爲,學會了采取攻擊手段解決問題。


  20年後攔路打老師案:被打教師未出庭,動手學生憶過去泣不成聲

青州商務網-青州綜合門戶網站-青州新聞-青州旅遊-青州人才招聘】

更多內容歡迎關注【青州商務網公衆平台】

青州商務網微信公衆平台

發表評論:

本站客服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