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信息

搜索

搜索
青州

城市門戶 ☉ 青州新聞 ☉ 生活資訊 ☉ 徐建成:《娘》

徐建成:《娘》

2019-07-13 11:55    來源:青州商務網    作者:未知    閱讀:4490次    我要評論

分享到:更多分享
導讀:二零一九年,我已跨越花甲門檻,成了兒孫滿堂的老人。人上了年紀,身體出現點小毛病,是正常現象。七月二日,我偶然中暑,渾身酸軟,頭痛發燒,肚子也隱隱作疼,打針、吃藥,見效都不大。這幾天,我閉門謝客,也沒按時到西街的古柏園探望母親。

作者:徐建成

  二零一九年,我已跨越花甲門檻,成了兒孫滿堂的老人。人上了年紀,身體出現點小毛病,是正常現象。七月二日,我偶然中暑,渾身酸軟,頭痛發燒,肚子也隱隱作疼,打針、吃藥,見效都不大。這幾天,我閉門謝客,也沒按時到西街的古柏園探望母親。

  娘是兒的護身符,兒是娘的心頭肉。幾天沒看到我,老娘便坐不住了。第三天早上,年逾九旬的老娘,背著妹妹,飯也顧不得吃,偷偷溜出園子,住著拐棍,邁著小腳,顫顫悠悠地來到納百園來看我,非得給我拾掇拾掇不可。在老娘拾掇時,我脈脈地端詳著她,一件往事油然襲上心頭,揮之不去:

  那是一九七五年,正處在人民公社時代。我剛滿十六歲,還是一個大孩子,在朱良村一大隊果園當護林員。

  到了秋天,園子裏蘋果、梨兒、核桃等水果都成熟了。我們的任務,是看管果木,防止有人來偷竊。爲此,我們兢兢業業,白黑值班,片刻不敢偷懶。

  我村的果園,緊挨著青墾路。那時候,青墾路只修到陽河,還沒有全程開通。當時的青墾路,還是土路,晴天塵土飛揚,雨後一片泥濘。路面也很窄,兩輛車會車緊卡緊,勉強能錯開。

  看管園子,是一件苦差事。到了晚上,我們將麻袋片鋪在園子裏,地當床,天作被,在上面睡覺休息。

  秋天的夜裏,風涼,露水也大。因爲年輕,沒有這方面的知識,睡著後著了涼,頭痛發燒,非常難受。我到鎮衛生院,去找一個老中醫看病。他是良孟的,給我把了下脈,嚴肅地說:“啊,頭疼,你是有腦子病吧?我給你治治,准保會好的。”

  他給我開了幾付中藥,還給了些西藥片。回家後,一連治療五六天,卻一直不見效,頭痛反而更加厲害了。

  我娘看我這麽痛,比誰都著急。她說:“南道上徐繼堯也曾得過頭疼病,他娘給他扽了扽就好了,我也給你扽扽吧。”

  懵懂無知的我,只知道有娘在就什麽都不用怕。我靜靜地靠在娘身上,任娘給我揉來揉去,那種感覺,是那麽親切,那麽溫暖。

  “哎呀,娘,好疼……”娘狠勁扽了兩把,我疼得頭上冒汗,不由得喊起來。

  “臭小子,忍著點。火這麽大,你看,都起紫疙瘩了,不下狠還行?”其實,扽在兒身上,疼在娘心裏,她不得不下此狠心罷了。

  “娘,輕點,我實在受不了了。看來,如果我被鬼子抓去,一上刑法,准是個熊包吧……”忍著疼痛,我自己打趣說。

  “熊孩子,怎麽說話呀?快,背毛主席語錄……”這是娘給我的解藥。

  “下定決心,不怕犧牲……”聽娘的的話,我真的背起毛主席語錄來。

  “你看看,都這麽大了,也不會照顧自己……”老娘心疼地數落著。

  娘一邊給我揉著,一邊不停的絮叨。我呢,感到無比幸福,無比溫馨,也無比安全。

  靠在娘的身上,我朦朦胧胧地睡著了。等我醒來時,燒也退了,頭也不那麽疼了。真奇妙啊,娘這招,還真管用呐……

微信圖片_20190715103950

徐建成全家福

  往事如昨,轉眼過去四十五個春秋。我老了,母親更老了。而今的老娘,青絲化銀發,臉上布滿深皺,原來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,如今只有八十余斤了。這個一直被我們依靠著的娘,已經一天天老去了。

  娘老了,我不忍心再勞累她。可是,看著她那執著的目光,我只得靜靜地靠在她的身上,任她拍打、按摩……

  老娘,像當年那樣,給我不停地揉捏著。然而,她卻已經失去了當年的力道,再也沒有那股狠勁了。但是,作爲我,卻感到更加溫馨,也更加喜悅。

  “熊孩子,咋這麽不小心……”娘的唠叨聲,又在我的耳畔響起來。

微信圖片_20190715103955

母子情深

  此刻,我突然想到:是什麽讓您變得如此強大?我的答案是:母愛!

  我由衷地希望,時間永遠定格在此時此刻:我有娘,娘有我……

  哈哈,有娘,真好呀!


青州商務網-青州綜合門戶網站-青州新聞-青州旅遊-青州人才招聘】

更多內容歡迎關注【青州商務網公衆平台】

青州商務網微信公衆平台

發表評論:

本站客服
回到頂部